首页 > 建盏资讯 > 建盏-色彩之美

建盏-色彩之美

时间: 2018-10-31 来源:盏道网

建盏器型小,釉色黑,斑纹隐,趋向无形无色。但“朴虽小,天下不敢臣”。浓缩的才是精华。


日本作为国宝收藏的中国自古以来的8件陶瓷艺术品中有4件是建盏。这一沉重的历史事实印证一条普遍的真理:形色不会永恒,不朽的是朴。易生易灭是无情的自然规律。


黑釉是道的一种,它能够变幻出曜斑、鹧斑、褐斑等不同层次形形色色的斑纹,又可以轻易地吞噬它们。黑釉如同宇宙中具有吞吐星球能力的黑洞,隐藏着自然界的许多奥秘。


一个碗也是一个小宇宙。日本人称鹧鸪斑(油滴)建盏为星建盏,称毫变为曜变,把釉色和宇宙星辰相连,实际更贴近自然,反映自然。


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从表层到深层,一层就是一道天然屏障。


烧成时受到工艺制约的因素增加,难度加大。


不同的层次就是不同的境界。釉面是一个界面,不同层面的物质不同,性能不同,斑纹形成机理也不同。深层的斑纹空间变化幅度大,在釉面停留时间短,分寸之间就有天壤之别,所以不同层面的斑纹时空变化程度不同。


越深层的斑纹变化越剧烈,烧成范围越窄,实质就是时空通道越窄。把这一层一层的时空通道连结起来,就是时空隧道。所以探索深层斑纹的过程也是金龟逆行、返蹼归真的历程。鉴赏不同层面的斑纹就是观察时空隧道中不同境界的物质的变化现象,从中破迷知真,感悟自然之道。


铁红晶花的釉底色是褐色,不是黑色。褐色华北油滴和兔毫的釉底色也不够黑。黑色能把入射光吸收,是混合色。笔者在实践中体会到,还原气氛越浓,三价铁变二价铁越多,釉色就越黑,而斑纹也越容易消失。釉的底色不同其界面就不同。


严酷的界面就是险境。不同境界中形与色显现的难易程度不同。江南繁花似锦,背景是郁郁葱葱。在白雪覆盖的高山上,见一株草就很难。总之,黑色是一种神秘、静寂、能使生命轮回的颜色。它有严酷的一面,又有孕育“真金” 的另一面。


银斑能反射出单色宝光,曜斑是七彩宝光,这些宝光就是建盏的“魂魄”。银斑,曜斑的背景是黑色。这意味在严酷的能吞噬一切光线的险境中居然隐含着多层次的闪光的东西,其釉色恰如深邃玄奥的宇宙星空。


也象征在空灵静谧的禅境中藏有神奇的富有活力的灵物,其质感与源远流长的中国文化精神相符。建盏具有“无一物中无尽藏”的禅艺术之美,正与茶人“茶禅一味”的审美心境契合。所以物能反映宇宙、文化和艺术。


铁红晶花、褐色斑纹和银斑、曜斑展现的色彩有显着的区别。银斑、曜斑的“色”其实是物质反射出的光芒,而不是物质本身的颜色。银斑像“明镜”,入射光基本上没有被吸收,全反射出来,所以银光闪烁。


曜斑的薄膜就像水面上的汽油,本身没什么颜色。入射光通过薄膜后反射出来的干涉光是曜变的七彩宝光。而红褐色斑纹的铁锈色是物质吸收大部分波长的入射光后,把少部分不能吸收的吐出来的颜色。所以“色”与“光”有本质的区别。如果把物质对入射光的吸收当作索取,那么全反射的意义就非同一般。


由上可知,深层次斑纹展现的形状是影像,色彩是光芒。所以从铁红晶花到曜斑,“形与色”逐渐演变为“影与光”。


上述形与色的演变,与佛家、道家的学说有共通之处。佛家讲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讲戒、定、慧。道家讲神静心清。银斑、曜斑的物质是清的,有活力,所以会闪光。


浊的物不会闪光,无光则无明。可以这样比较:工艺制约相当“戒”,清的物质在釉的界面上显现相当“定”,明则相当“慧”。“无色”其实不是无彩,而是色彩被光彩取代。从“色”突破到“光”,这里有一道非常难于逾越的天然屏障,也就是银斑这种能反射光的物质瞬间会被氧化变灰,灰斑像魔一般紧缠银斑。


说明物质也存在清与浊两面的剧烈交锋。此界时空变化的时间因素突显。从这里可以真切感悟老子“和光同尘”的自然规律。理解“五色令人目盲”的深刻含义。


铁红晶花不会闪光,不属于“魂魄美”,但展现的是自然的“肌肤美”,不是“胭脂美”。而且这种肌肤来的也不容易,它的形成是液液分相机理。有些属于过饱和析晶的结晶釉,晶花更大,其外形都有棱有角了。


从浅层到深层,各层面的斑纹由于形与色显现的难易程度不同,烧时难度差别很大。相差一个层次,成功率差别不是一倍两倍,而是数倍甚至数十倍。这一点鲜为人知。实际上,无论古今中外,优秀的建盏都非常稀少。


建盏的烧成不是“入窑一色,出窑万彩”,而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难复还”。宋代鹧鸪斑、曜变的烧成不是用成品率来衡量,而是几率。一件成功作品背后不知有多少废品。越深层时空通道越窄,变数越多,允许通过的个体越小,也越少。


曜变的诞生过程和人的初始阶段相似:土以简朴的身躯,冲击一道比一道坚固的天然屏障,在无数同伴带着满身伤痕纷纷夭折的残酷氛围中孤独前行,穿越险恶狭长的时空隧道,最终与火结合成功,放射出神秘的生命之光,展现原始的纯真的浑沌之美。


美不过是人对客观事物的感应。事物可以是有形的,也可以是无形的。有形的浮在事物表面,无形的藏在灵魂深处。审美的智慧在于感知有与无的辩证关系。


分享到: